红移投资,胜率差,算法交易,统计套利,量化投资,做中国一流的量化对冲投资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红移视点 >

2018年A股四大开放举措

时间:2018-09-25 10:11

TAG 标签:

7月8日,证监会发出通知:外国投资者参与A股交易范围进一步放开,已获国务院原则同意,现在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当时正值A股今年首次击穿2700点,一时间网友纷纷表示“洋韭菜值得期待”。
 
其实,放开外国人持股只是今年以来A股市场一系列对外开放举措的一部分。自从博鳌论坛开幕式中特别强调了金融开放之后,各项开放举措开始加速落地。近期召开的证监会系统全面从严治党会议中,证监会研究部署了多项工作。包括加快推动证券行业放宽外资股比限制政策的落实落地; 抓紧推进沪伦通各项准备工作,争取年内推出;积极支持A 股纳入富时罗素国际指数,提升A股在 MSCI 指数中的比重; 修订QFII、RQFII制度规则,统一准入标准,放宽准入条件,扩大境外资金投资范围等。
 
下面,我们回顾一下今年以来A股的四大重要开放举措。
 
1第一大开放举措
 
CDR与沪伦通开拓海外优质标的
 
CDR是今年整个资本市场最具标志性的事件。3月底,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此后证监会紧锣密鼓开展行动,5月4日发布《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6月6日正式发布实施。同时发布实施的,还包括修改后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办法》两项部门规章,以及《试点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并上市监管工作实施办法》等6个规范性文件。自6月7日起,符合条件的企业可以向证监会申报发行IPO或者CDR材料。
 
这些文件对CDR在法律适用、发行上市、信息披露、存托管、投资者保护、监管、主体责任等方面做了一系列制度安排。总体上看,创新试点企业的门槛高于各种分类标准下的所谓“独角兽”企业。证监会将把握好试点数量和节奏,平稳有序开展试点,不会一哄而上。创新企业试点将采取询价方式确定价格,监管部门要求发行人及中介机构审慎定价、公平配售;另一方面则将加强一线监管,防范过度炒作。
 
吸引创新企业来A股上市具有重大意义,除了提高创新企业在A股的比重,完善资本市场结构之外,也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体现。未来随着时机的成熟,我国CDR可能还会向欧美本土企业打开大门。
 
CDR的推行,使A股市场增加了新的交易品种,丰富了我国资本市场;为相关企业在两地上市、再融资以及进行进一步的合理定价创造了条件;同时也为沪伦通的开通打下了基础。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介绍,《CDR办法》对CDR发行上市、存托托管、信息披露、投资者保护、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作出全面安排,也有利于为沪伦通项目奠定制度基础。
 
自2015年以来,沪伦通的政策探讨不断升温,当前已经处于解决技术细节、制定落地规则的阶段,官方表态争取将于今年开通。沪伦通作为中国与境外的首个股市联通计划,将实现上交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的互联互通。
 
由于两地交易时间基本无重叠、结算窗口不同步、交易机制与涨跌幅限制等交易规则不同。根据中信建投策略团队预测,沪伦通很可能会采取“GDR+做市商”模式。具体而言,中英相关企业发行GDR,并在两地交易所相互挂牌,从而使中国投资者能够购买伦交所上市股票。
 
2第二大开放举措
 
证券公司持股放开
 
证监会3月9日发布的通知,证监会正在修订《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设立规则》。4.28,修改后的《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发布实施。
 
《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
 
新的《外资办法》主要修订了五个方面的内容:1)允许外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2)逐步放开合资证 券公司业务范围。3)统一外资持有上市和非上市两类证券公司股权的比例。4)完善境外股东条件。5)明确境内股东的实际控制人身份变更导致内资证券公司性质。
 
此次修订是扩大证券业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有利于引进境外机构先进经验。相关政策发布后的一周之内,野村控股株式会社等国际券商就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设立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的申请材料。
 
3第三大开放举措
 
取消外资限制,激发投资热情
 
6月12日,央行、国家外汇局发布新规,宣布对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实施新一轮外汇管理改革,以进一步简化管理、便利操作,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本次发布了两份重要文件:《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外汇管理规定》和《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改革举措主要集中在三方面:一是取消QFII每月资金汇出不超过上年末境内总资产20%的限制;二是取消QFII、RQFII本金锁定期要求,将现存的QFII投资3个月锁定期、RQFII非开放式基金投资3个月锁定期全部取消,QFII、RQFII可根据投资情况汇出本金;三是允许QFII、RQFII对其境内投资进行外汇套保,对冲其汇率风险。
 
外汇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QFII、RQFII改革比较彻底,除了对额度的宏观审慎管理外,其他基本都已放开。资金汇出和锁定期的限制是影响QFII投资运作的主要因素,此次将两个限制取消,将进一步简化管理、便利操作,大大激发境外机构投资热情,促进境内资本市场进一步双向开放。
 
《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外汇管理规定》
 
7月30日,商务部研究起草了《关于修改<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最大的看点是商务部拟将外资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的持股锁定期缩短至一年。此外还扩大了外国投资者范围至自然人,降低了外国投资者的门槛,原来的规定要求外国投资者实有资产不低于1亿美元或管理资产不低于5亿美元。现在对参股股东降低要求为资产总额不低于5000万美元及管理资产规模不低于3亿美元。
 
《征求意见稿》简化了外国投资者战略投资的办理程序,将原来的核准审批制改为登记备案制和核准审批制并行,不涉及国家规定实施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战略投资,仅需按照《备案办法》进行备案,而涉及国家规定实施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战略投资才需要进行审批。审批机构级别也进行了调整,由原来的商务部审批,改为省级商务主管部门负责审批和管理。
 
新规允许外国投资者能够更快变现,也有利于外资参与战投,有助于上市公司股权的多元化。
 
关于修改《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
 
8月15日,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修改后的《证券登记结算管理办法》《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进一步放开符合规定的外国人开立A股证券账户的权限。
 
本次修改内容主要涉及以下两方面:一是修改《证券登记结算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在原有规定的中国公民、中国法人、中国合伙企业等投资者范围基础上,增加“符合规定的外国人”作为投资者类别之一,并规定外国人申请开立证券账户的具体办法,由证券登记结算机构制定。根据修改,目前将允许在境内工作的外国自然人投资者开立A股证券账户;二是修改《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将可以成为股权激励对象的境内上市公司外籍员工范围,从在境内工作的外籍员工,扩大到所有外籍员工。
 
放宽部分外国人A股开户限制,既有利于增强国内公司对外籍人才的吸引力,留住和用好相关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也有利于A股投资者更加多元化。
 
关于修改《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的决定
 
4第四大开放举措
 
推动A股纳入国际指数
 
北京时间5月15日凌晨,MSCI公布了半年度指数成分股调整结果,其中有234只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6月1日,MSCI正式实施,初期纳入权重2.5%,带来约600亿人民币的增量资金。
 
我们在5月16日的《浅谈MSCI指数》中对MSCI进行了详细的科普。
 
8 月 14 日凌晨,明晟公司宣布将实施 A 股纳入 MSCI 相关指数的第二步, 纳入比例和第一步纳入时相同,依然为 2.5%。这符合明晟公司此前公布 的“两步走”纳入方案,A 股累计纳入 MSCI 的比例将提升至 5%。这次调整后,相当于新增 110 亿美 元 (或 757 亿人民币) 资金流入 A 股市场。
 
8月10日,据报道,富时罗素公司CEO称,若富时罗素决定下个月将A股纳入其旗舰指数,届时富时罗素指数给予A股的权重可能高于竞争对手MSCI。根据公司官网,18年9月时富时罗素指数公司将再次对A股进行评估。富时全球股票指数体系(FTSE Global Equity Index Series,简称GEIS)是富时罗素指数公司的旗舰指数体系,截至18年3月,该指数体系涵盖了47个不同国 家的约1.6万只股票。
 
若A股纳入富时指数,预计带来短期资金与MSCI相当。
 
除了短期的增量资金,A股“入摩”、“入富”有助于加速中国金融开放的进程,市场投资者结构有望改善, A 股国际化程度也有望进一步提高。其中社会责任投资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社会责任投资(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ing,简称SRI),即在选择投资的企业时不仅关注其财务、业绩方面的表现,同时关注企业社会责任的履行。ESG投资,作为社会责任投资的重要测度方式和实践方式,则是在传统的选股模式上增加了环境、社会以及公司治理(Environment, Social and Governance,ESG)等方面的考量,从而形成投资抉择。在成熟发达国家证券市场内,是较为普遍适用的一种投资方式。
 
社会责任投资目前在我国规模很小,占整体市值不足1%,正处在起步阶段的末尾,因此市场对社会责任投资的认知还认为其停留在主流投资以外的阶段。
 
国泰君安策略团队认为,2018年A股纳入MSCI将会给中国ESG投资带来新的发展契机:一方面,欧美ESG投资占总投资规模比例在20%以上,因此预计未来将以一定比重随着外资进场而进入中国,从而影响国内ESG投资发展;另一方面,以MSCI为代表的ESG评价体系将较大程度补齐国内社会责任投资评价标准的短板,同时促进国内ESG投资力量的进一步发展。
 
金融开放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近年来,我国整体的对外开放进程正在加快,金融业也在对外开放的潮流中砥砺前行。根据光大证券固收团队的研究,如果在国际中横向比较,我国金融行业开放程度仅高于缅甸,具有巨大的开放空间。
 
在A股市场的近30年历史中,我国先后建立B股市场(1992)、批准QFII(2002)、开通沪深港通(2014与2016)等一系列开放举措。但是A股整体的外国投资者比例依然较低。据国联证券的测算,今年外资成交约占全市场的6.33%,创下历史最高水平,2017年全年数值约为2.1%。而美国约有75%以上的成交量来自外国投资者的股票买卖。在日本,18年外国人占日本所有股权投资者的比例也达到30.2%。
 
虽然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在金融格局中的地位与中国经济实力明显不对称。金融行业对外开放是一个长期的、多层次的工作,并不是简单地放开限制,因此开放的同时也伴随着我国金融体制的改革和法律体制的跟进。对金融体系下的各方来说,敬畏法律,敬畏规则是金融开放的基石,一位合格的合规顾问变得空前重要。
 
而当上市公司面对越来越多元化的投资者,当投资者面对越来越多的国内外投资标的,如何为上市公司挖掘价值,传递价值,做好投资者关系管理工作,也将是中国资本市场一门需要补上的课。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