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移投资,胜率差,算法交易,统计套利,量化投资,做中国一流的量化对冲投资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红移视点 >

中国紧货币严监管组合明晰

时间:2018-02-08 11:24

TAG 标签:

  始于去年上半年的中国金融严监管,步入2018年后防风险政策继续密集出台。今年宏观政策核心导向是降杠杆和防风险,纵观“一行三会”等监管部门今年工作部署,延续紧货币严监管的政策组合已明晰,去杠杆将全面发力,尤其是针对金融控股集团的监管料强化。
 
  开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检查和处罚促进落实的力度也明显升级,制度对市场的强制性约束力突显。中国金融问题根源在于高杠杆,围绕着三年时间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安排,业内普遍预计,降杠杆成为解决当下金融风险累积的主要举措,通过大力度推进降杠杆,金融泡沫将逐步得到消化。
 
  “中央高度关注去杠杆工作,这是一个大战略,金融防风险仍有很多艰巨工作要做,...今年整体货币政策肯定是从紧的,基调还是这样子,前些年的刺激性政策会继续退出。”一位不愿具名的监管官员对路透称。
 
  从央行对经济增长和物价形势的判断看,今年货币政策仍然可能稳中趋紧。央行副行长易纲稍早撰文强调,今年要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探索将影子银行、房地产金融、互联网金融等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将同业存单、绿色信贷业绩考核纳入MPA(宏观审慎评估)考核等。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日前表示,去杠杆是问题的集中所在,管理金融风险的重点是在去杠杆,要准备迎接防范风险的各种各样的严格监管措施。
 
  他并指出,过去追求GDP增长速度造成大量假的数字,带来了大量的不良资产,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后,有些地方开始把过去GDP水分挤掉,这是好事,“挤GDP水分的过程,其实也就是降低金融风险的过程。”
 
  FOST首席分析师冯建林亦持相同观点。他指出,鉴于原有增长模式依赖于加杠杆,政府、国企、居民的债务风险都在积累,并对应为金融业资产泡沫,今年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去杠杆,这与当局开始弱化对速度的追求实质是相通的。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上月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针对影子银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突出问题,中国争取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经济体系良性循环水平上升。
 
  根据央行初步测算,2017年三季度末中国总杠杆率比2016年末高出3.7个百分点,增幅比2012—2016年平均增幅低9.6个百分点。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研究报告则显示,去年前三季度,中国杠杆率出现两大变化:宏观上,实体经济总杠杆率趋稳,杠杆率由一季度的237.5%提升到二季度238.2%和三季度的239.0%;结构上,由于杠杆转移,中国杠杆率风险有所降低。
 
  **降杠杆全面发力**
 
  从监管部门最近的动向看,全面去杠杆的导向相当明显。央行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并完善宏观审慎框架,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三会”等部委的政策都是继续完善制度、强化监管。
 
  银监会上月召开年度工作会议,部署了10项工作。针对企业部门的杠杆率,第一项工作就是着力降低企业负债率,推动企业结构调整和兼并重组,严格控制对高负债率企业融资,建立联合授信和债权人委员会两项机制,加快不良贷款处置速度。
 
  同时,发改委、国资委、工信部都在部署处置“僵尸企业”;发改委、央行、财政部等七部门则联合发布市场化债转股实施具体通知,允许采用股债结合的综合性方案,相当于是放宽了债转股的政策限制,开了股债结合的口子。
 
  一位政策观察人士直言,从严厉反对明股实债,到现在允许股债结合,这种政策大变脸令人感到意外,“为了促进降杠杆,监管部门似乎不要底线了。”
 
  针对居民杠杆率,银监会部署今年的第二项工作便是努力抑制居民杠杆率,重点是控制居民杠杆率的过快增长,打击挪用消费贷款、违规透支信用卡等行为,严控个人贷款违规流入股市和房市,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倾向。
 
  针对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去年12月27-28日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要求“有效防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坚决制止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严禁以政府投资基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目前,财政部正在清理PPP项目,预计今年将大力度清理规范地方政府变相举债问题;银监会也表示,今年要配合整顿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保监会则明确了保险防风险的政策框架,包括完成重点领域风险防控与处置、打击违法违规保险经营活动和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三大类21项工作任务,强调要培训审慎稳健的投资文化,并推出《保险资金运用管理办法》;证监会今年则会在打击市场乱象方面进一步发力,IPO通过率低或成常态。
 
  此外,监管部门处罚违规行为延续高压态势。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全国各银监机构累计公布了497张罚单,全月罚款近9亿元人民币,其中同业、理财、不良资产假出表、票据业务违规办理等是金融机构吃罚单的重灾区。
 
  **金融控股集团监管料强化**
 
  金融风险的复杂性,还体现在部分金融控股公司内部各种交叉与利益输送,滋生各类风险。对此,监管亦有必要强化。
 
  央行金融研究所所所长孙国峰就指出,金融风险从微观审慎角度分析,既有金融机构资本质量的问题,也有金融机构资产风险属性的问题。关于资本质量问题,一些金融机构的资本是由实体经济提供的,还是金融机构通过各种金融手段自己创造出来的?金融机构的资本有没有承担风险和吸收损失的能力?
 
  “如果实体经济没有为金融体系提供那么多资本,金融体系的资本就是自己创造的,那么就会产生明股实债的问题。实际上一些资本起不到吸收损失的能力,不能够承担风险。”他说。
 
  他并举例称,近些年中国有一些典型的非金融企业发展成为金融控股集团,下面有包括银行、信托、保险、券商等各类金融机构,旗下银行给相关的其他子公司贷款,获得资金后其他子公司再对金融机构进行注资,那么金融机构的资本金就不是真正的资本金,起不到吸收损失的作用,也起不到制约金融扩张的作用。
 
 
  1月5日,银监会下发《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直击违规使用非自有资金入股、代持股份、滥用股东权利“掏空”银行等乱象。办法要求,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入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两家,或控制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一家。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此前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也提到,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
 
  FOST研究报告指出,从中长期看,以本轮强化监管为转折,中国金融行业发展将进入一个新的轨道。前些年,在经济快速增长和监管政策相对宽松的情况下,金融业增速明显高于GDP,金融业在经济的比重已经相当高了;“在新的发展轨道上,预计金融业发展将减速,占GDP的比重也将回落,这样,金融泡沫将逐步得到消化。”(路透中文新闻部 李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