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当前位置: 主页 > 红移视点 >

宏观策略的定位

时间:2017-11-15 09:19

TAG 标签:

  由财视中国主办的“2017第四届对冲基金中国年会”于2017年10月28日在北京隆重举行,年会得到AIMA、CFA Insitute、康州对冲基金协会、CAIA协会、芝商所、Interactive Brokers、宜信财富、阿法金融、平安银行(000001,股吧)、衡力斯、聚宽量化、东英资管、广州九逸资产、Imagine Software、Campari、厚石天成投资的大力支持。本次年会汇聚来自对冲基金行业顶级投资人、投资机构、基金管理人共计300余人到会。环球时刻总经理郑奋鹏发表了题目为“新形势下宏观对冲基金如何全球布局?”的演讲。
 
  郑奋鹏首先对新形势做了基本的判断,从全球的视野慢慢地放到国内以及各个行业里,又对宏观对冲策略的历史与实践进行了回顾。郑奋鹏表示,未来的路一定是机构取代散户、多策略、多市场取代单市场、单策略,而且在全球范围内,跟美国相媲美的资金市场只有中国。他对宏观策略的定位是跨市场、多品种、多种工具组合,寻找价值洼地,以实现低风险、高收益。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非常感谢戴爱娜女士,接下来我们有请环球时刻总经理郑奋鹏为我们带来演讲,题目为“新形势下宏观对冲基金如何全球布局?”有请。
 
  郑奋鹏:大家好,刚才戴爱娜讲了一些通道的问题,如果说通道像一个高速公路的话,我们做基金的就像开赛车的,所以我讲的题目基本上是我们自己开赛车的一些经验,跟大家做一些交流。
 
  新形势下的宏观对冲基金如何全球布局。更多的是我们现在做私募的在全球如何布局,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在国内发行的私募要投资海外的产品的话是有很多的限制的,不像刚才熵一资本说的他在国外已经建立了一些基金。
 
  这是我的一些简单的介绍,原来在机关,还有国企呆过一阵子,后来就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了20多年。今天讲的基本上是三个部分。
 
  一、新形势的基本判断。
 
  就像打仗一样,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以远。所以我们更多的是首先从全球的视野然后再慢慢的放到国内还有各个行业里面。对现在的世界格局的感觉我们觉得地球就是一个股份公司,这个股份公司的判断标准是什么?我们觉得从三个方面来判断:一是国家的经济;二是国家的文化;三是国家的制度。大家对现在刚开的十九大有一个很大的关注,因为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国外的制度不一样,而且中国发展了30多年的经济的成就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这种制度跟政治的强势也是很有关系的。这种政治制度的强势要想走很远是比较难的,所以在十九大的时候这种变革大家也看到了,有一些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在未来五年或者到十年一定会显现出来,这是我们所处的国内的一种形势。
 
  从经济的角度看世界,大股东肯定是美国,按照2016年的标准美国控股应该是24%,二股东就是中国大概15%,第三、第四是日本、德国。其中美国的股份相当于第三名到第十名的总和,所以这个地球上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一定会在大股东和二股东之间有一些纠纷也好、吵架也好、协调也好,这是不可避免的,三股东、四股东掺和进来,这在经济实力上面会有这样一个平衡。从各大洲的感觉来看,亚洲占了34%,北美基本上就是美国和加拿大墨西哥的一部分,不包括巴西和南美的这些。欧洲占21%,这样的格局亚洲在经济方面是占一个比较大的优势的。
 
  这是一个具体的数据,红的是美国北美、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这是东亚、这是欧洲,剩下的这些小国家都是比较小的,在这个三大巨头的控制之下话语权还是比较少。
 
  刚才说到经济是我们可以量化的一个标准在国际上,经济最大的或者说最可以量化的标准只能体现在制造业方面,我们认为制造业是经济的一个脊梁。在工信部的一个讲话之中,说全球制造业的前十国是美国、英国、法国等等这些国家,基本上好像把中国排除在外了。苗圩说的是四个梯队,第一梯队是美国,第二梯队是欧盟、日本,第三梯队是新兴国家包括中国。但是另外有一个国内的评估系统就是从创新系统完整的工业系统还有自带的庞大市场来三个维度综合来看,只有中国和美国能具备,所以中国的制造业大国的地位并不是所谓的在十名之外或者第三梯队,我们认为这种评估的话从综合的角度应该至少是在第二梯队或者1.5梯队。
 
  下一步工业革命,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认为会出现在材料革命,基因、AI、量子、新能源等领域方面。我们知道如果一个创新型的公司他的技术有突破的话,他的股票会很大的拉伸和暴涨,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是这样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蒸汽机,第二次是电气化,第三次是计算机,这三个技术都是出现在英国和美国新教为主的两个国家。第四次工业革命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或者谁能率先的突破,这个国家会作为新世纪(002280,股吧)的一个领袖,这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很多人说二十一世纪是亚洲的世纪。我觉得1999年到2000年的时候很多人就在这儿说,那时候中国的经济实力还是比较差的,1997年到现在20年,2000年到现在才17年,中国的经济能迅速的赶上来,可能这有一个经济的轮回和文化相互促进的这样一个结果。
 
  有人做了一个历史分析就是亚洲四小龙倒下以后取代的是中国,在儒教文化圈和新教文化圈,这两个文化圈里面集中的世界上大部分的或者90%的制造业优势,就是说世界经济的引擎一定是在这两个地区产生。
 
  其他的一些地方比如说中国这两年很多的工业,包括东莞还有长三角一些外资撤资到了东南亚、非洲、南美这些国家去了,这些都是很低端的一些工业。剩下的是澳洲资源立国工业比较薄弱,南美对制造业的贡献基本上都是在为世界各国提供一些失败的案例。
 
  这是制造业在全球的一个分布,基本上就在北温带这些国家,所以在这些国家来看,如果没有出现新的很大的制造业的国家,那么中国的制造业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
 
  刚才讲了很多制造业的事情,为什么要提到制造业?制造业在原材料、商品这方面对对冲基金是一个很大的交易对象。同时制造业为产成品的国际贸易为外汇提供交易需求,同时制造业的繁荣必然倒逼科技对制造业的完善和创新。
 
  这两年大家比较多的提到“一带一路”和亚投行,亚投行是当时中国政府为了对冲TPP对中国的影响,因为TPP真的实行的话对中国GDP的冲击还是很大的。但是特朗普上台以后自动就把这个取消了,所以对中国来说是个好事情。“一带一路”之后因为中国的一些低端的制造业会随着“一带一路”往前推,这种情况下很多是一种赔钱的买卖,但是从战略上对中国还是有利的,这是指工业品方面。
 
  农业品方面随着印度、非洲、拉美相对落后地区人口的增加,医疗水平的提高,世界总的人口还会增加。尽管在中国还有欧洲、日本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所以我们的粮食需求还会继续增长。虽然有些科技、转基因技术会使产量也增加,但是在供求失衡的情况下我们觉得农产品(000061,股吧)比工业品可能有更大的一些爆发力。
 
  在工业品方面,我们觉得中国的经济转型会使工业品的需求由原来的脉冲式的暴涨会有一个很大的缩减。同时我们加入了MSCI和人民币纳入SDR,所以以后中国在国际商品市场的话语权也会有一些增加。
 
  十九大后的经济转型问题。十九大提到金融要服务于经济,服务于实体经济,特别是方新海(音)进入证监会以后,他在期货品种的推进以及政策方面比原来有些更大的推进和松动,所以我们可以预计在接下来的时间或者不太远的时间,在原油、汇率方面会有一些往前推的动作。
 
  全球经济有一个格局就是从冷战之后到苏联解体,再到现在的多国鼎立这样一个格局。在冷战的时候因为各国都是在自己的内部系统里面循环,包括欧共体、经合组织,或者北美自由贸易圈。苏联解体以后,美国一国独大,到现在基本上形成了一个中美欧日俄印几国相互鼎力的这种局面,这是一个国际上的环境。国内1949年建国,1978年改革,2017年政治和经济双改革,这样的话在中国是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的三个节点,这个节点标志着中国过去三十年的经营的打的方式的转变,这个转变表现在市场上最大的一点就是原来的大水漫灌为GDP为主。反映在商品方面原来的暴涨暴跌坐过山车式的波动肯定会减缓。
 
  中国近十年最大的诟病就是M2增长特别迅速,目前的M2是165万亿,私募10万亿,公募11万亿,保险16万亿,信托23万亿,房地产容纳了大概300万亿,这个数据未必特别准确,但是谁也没有更准确的数据。股市大概是58万亿,贷款余额是120万亿。这里M2的幅度大家可以看到,这是印度、这是日本,中国的M2的余额超过美国和日本的总和,这肯定是一个很危险的现象。投资的边际效应已经形成了剪刀差,会扼杀经济,这种情况不可能维持下去。
 
  2016年的数据就是居民的收入和当年的支出95%都投到房地产上面了,2017年1-6月有所缩减,因为房地产很多地方限购的政策。这种情况下老百姓(603883,股吧)不吃不喝全部冲到房地产市场里面,这对房地产和对中国的经济都是一个极其灾难性的事件。
 
  2015-2016年北上广深的房价暴涨了一倍,这个原因应该是股市的赚钱效应和人民比贬值了为了保值,所以说很多人冲进了房市。在2016年6月份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就是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给房地产后面定调。年底蔡市长进入北京说了一句话,2017年底的房价要比2016年底的房价不涨一分钱,这种方式传递出来的信息是很明显的。在2016年人民币疯狂的贬值,当时国内还有国际的各大投行预测2017年的人民币兑美元基本上都是在7.2和7.5之间,但是在元旦的时候英勇从外管局调到人民银行,出手就是遏制人民币的贬值。之所以能遏制住人民币贬值的势头,最大的一个原因跟2015、2016年开始的对美元出境的严格的封锁,还有将人民币大量的流动性锁在已经涨了一倍的房地产市场有很大的关系,这样的话在外面的人民币数量就少了,所以说他把人民币从7压到6.5才有这种可能,否则的话是压不住的。
 
  刚才上面说的是国际合国内的一些大概的情况,这个结论是什么呢?就是国内的投资一定不会像以前那么疯狂,没有资金的推动,没有GDP的政绩的引导,资产暴涨失去原动力,但是供给侧改革会使得上游资源或产品成本增加,对于原材料端价格会太高,就像这两年的黑色系一样。但是不会像以前那么疯狂的一个劲的往上涨。在今年的国庆前后,螺纹钢暴涨的时候有人到国务院告状,所以市场缓和下来了,就是政府会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就是企业的利润还有民众的情绪,以及下端的接受程度。
 
  国际方面因为没有中国制造业的饕餮胃口的刺激和支持,同时中国现在很多企业出去并购一些矿山,买一些原油的矿井,这种情况下我们对原材料的话语权也会有些增加。所以从这种宏观对冲的角度来看,资产会有一个比较平缓的过程,不会暴涨也不会暴跌,跟着经济的需求往上慢慢的推动。
 
  股票方面最关注的是美股,特朗普上台以后美股暴涨。但我们关注到一个现象,就是它的盈利各方面都很好,现在暴涨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大块头的,而且是以ETF为标的的这些公司。我们统计了一下,就是美国市场十大市值的公司,他们配置在ETF里面的比重,除了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因为是中国的公司,那些基金配置的比较少一些之外,剩下的都是相当高的比重,这是最最保守的估计,不是最准确的估计,就是很多小的一些ETF的配置我们还没有介入。刚才说的是我们对大的形势的笼统的梳理。
 
  二、宏观对冲策略的历史与实践。
 
  作为宏观对冲的实践者我们在2001年的时候就开始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实践自己的一些想法。比起这些国际上大块头的我们可能时间短一点,他们最早的都是在70年代、80年代。
 
  这张图好像放错了,其实没有放错,我们觉得宏观对冲或者说对冲策略的最大的原理跟这是一样的。历史上的围魏救赵,围魏救赵是魏国攻打赵国的首都,赵国向齐国求助,齐国没有直接救邯郸,而是绕了一个远道去攻打魏国的首都大梁,魏国的军队一看赶快回撤,在桂林之战把孙膑的师兄给灭了,这个股市和我们平常讲的宏观对冲或者对冲有相似的地方,就是第一有危险了,最简单的对冲就是股票我买了很多股票,那么股市可能要下跌或者涨的很多的情况下,一般人选择我去买股票的话,万一我卖了的话就买不回来了,对冲就是去控股指这是有危险,不直接解决不直接卖这也有危险,我没有直接去救而是绕了一道弯,以优为值这是代价最好,效果最好,这是对冲的最本质的或者最原始的解释,就是我有危险那边买这边卖。但是我们觉得对冲的话可以有两种操作方式,一个是降风险,第二个是增利润,可以单独的我为了降风险去救人家,我也可以单独的可能没有危险我去做一件事情,还可以单独的或者组合的方式,这个我在下面会有一些展开。
 
  这个是历史上的英镑的事情,大家都比较熟悉了,就是索罗斯打印,英格兰银行那件事。我们每个人的解读不一样,历史的故事本身是一样的。我们对这个事情的解释是什么?就是当时英格兰加入马约,他的货币汇率英镑对马克是2.95,因为当时英国的经济不好,德国的经济好,那么他跟德国绑定对他来说是很不舒服的事情。刚好英国又高通胀,为了应对通胀他货币本来就高估了,他再加息,就为索罗斯那帮对冲基金提供了很好的估空价。9月15号开始打,9月16号傍晚这个战争就结束了。大的事情对我们的启示,这个地方最大的一点我们觉得是什么?就是很多事情在战未开,胜负已定,当你的逻辑正确的时候。
 
  1997年的泰铢跟这个有点类似,他在1988年-1994年的时候绑定美元,那时候美元很弱,所以说他绑定对他来说是很舒服的一件事情。1995年的时候美国经济好了,那么他绑定对他来说就不好了。这个不太好理解,我们可以用一个寓言故事来说一下,就是狐假虎威,一个狐狸和一个老虎两条尾巴绑在一块,在一群野兽面前晃一圈,还觉得很威风。这时候经济发展特别好,当老虎跑起来的时候狐狸必然死掉。当美国经济强胜的时候泰铢肯定抗补助,这个事情不止泰国发生过,在1994年的时候南美的墨西哥也出现过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就对于绑定美元的这些国家,包括香港后来之所以打香港,也是这个原因。而且这种事情以后还会出现,就是固定汇率的国家这种事情会循环的出现,因为绑定以后在美元弱势的时候给他带来相当相当大的好处。
 
  这是我们国内做一个对冲的失败的案例,就是在2005年的时候株洲冶炼厂进入伦敦市场,这个时候他们进入的时间也不多,刚好大家都在很低的地方晃悠,他觉得自己反正是卖货的,高了一点就卖,到这地方再卖,经验不足,卖卖卖。本来他的成本1100卖到1250肯定很好,卖到1400更好,但是卖多了,他们年产量才18万吨最后卖了40多万吨,国家没办法到处给他弥补,但是还是不够,就是交了大部分的锌到伦敦市场,剩下一部分平仓,平了1.7亿美金,这是国内走上国际市场交学费交的比较早的。
 
  这个学费交的就比较狠一点,是在国内走向全球的宏观对冲的过程当中交的学费。这是在2005年11月份过出的流其兵失踪,之所以失踪就是因为卖了很多铜的合约,还有期权。这就跟我们很多实业家去做套跑,做对冲,做期货市场是一样的。就是买货的人应该是买合约,最后你去卖了,而且卖的还不少,这时候赔的应该是10亿级别的。
 
  这个是在2008年的案例是东航用油,在2008年6月份和世界上很多的大的投行买入了1135万桶的原油看涨期权,他是在这个范围内买都是核算的,但是他没想到这么一丁点跌就让他赔了62亿。以外的事件一旦发生它必须在全方位的做一些对冲才可以,相当于十八层地狱下面还有一层。
 
  这是一个高手犯的错误,也是运气不好。中信泰富,大家都知道中信在香港的子公司。中信内因为有很多原材料,包括橡胶、铁矿、原油在国外采购,所以他们在澳洲买的铁矿十年应该投资将近300亿澳元,这个数量是巨大的,他不做一些货币的对冲他受不了,但是他买的时间不好,运气也不好,同时他也没想到澳元突然之间跌,所以说这种情况下也很惨。
 
  我们之所以刚才说国内走向国际交了那么多学费这是大的国企,而且应该说都是一帮有实力、有钱,而且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在的地方犯的错误。下面讲讲我们在这两年市场上私募基金里面,这些有的是朋友,有的是我们自己做宏观对冲的时候采取的一些策略和分析的方法。
 
  这是2015年年底供给侧改革就开始推动了,螺纹钢黑色系都暴涨,但是以螺纹钢为主的临钢股份一直在低位横涨,6月份以后才把这个方式弥补上去,宏观对冲就是相同的驱动因素必然导致他们相同的结果,就是说你可以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面去布局你的策略,这在我们基金的朋友圈里面有不少是按照这种方式做的。
 
  这是动力煤的指数,在供给侧改革以后也是暴涨。陕西煤业主要以动力煤为主,他们的内在逻辑应该是一样的,他们两者的走势的方向性比较一致,但是净值这个地方都是1,那么在这个地方迅速的拉开了,这个地方还是拉开,就是空间拉开这么多,就是你一直没有弥补,一直没有弥补,但是最后我弥补上了,就是你可以在这些点位都可以有一些介入的机会。
 
  这是在报纸上大家能够看到的介绍比较多的,7月份的最厉害的股票就是方大碳素(音)是跟螺纹钢相关的,螺纹钢里面炼钢的电炉里面使用石墨电极,石墨电极的上游是石油焦,石油焦在4月份的时候暴涨,螺纹钢价格很高,在石墨电极成本的上游大涨的情况下,他一定能接受下游的一家功能,所以在很多基金埋伏之后,他们会迅速的将这个空间给弥补了,就是逻辑推动他往弥补的方向运行。
 
  我们在国内做不了美股也做不了苹果,这时候国内的很多为苹果手机的外围的这些公司,可以作为我们很好的对冲的标的。这是歌尔股份,它有一个图就是把所有的这些走势图跟这个都吻合上,都放进来。因为苹果手机在新的一代发布之前会大量的采购这些设备,这些设备会提前它新的型号发行之前会大涨,但是如果发行之后销售很好的时候它暴涨以后又会跌,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根据这些两者相关的节奏做很好的时间差的投资。像这种冲的很快的,脉冲完了以后肯定能回来。这是一支股票,还有一些股票跟它背离的时间很长,那么机会就更好了,虽然这些股票都很小,但是可以做来回的波段。
 
  最后讲讲我们历史上做的一些事情,就是我们的宏观思路是怎么形成的。在2001年的时候,B股暴涨,因为大家都知道当时做B股是用美元和港币,我们一些客户朋友有港币和美元账户,在这个时候2011年A股到了2100点,那个时候吴敬琏发表市场赌场论。那个时候我们一直在跟踪纳斯达克,特别是国内的三个网易、新浪和搜狐,网易和搜狐关注的比较少一点,新浪我们比较了解他,因为是四通的,而且有在北京我们时不时的跑到他那地方去算算他的广告。所以就是从B股换到纳斯达克,再从纳斯达克挑选了新浪,新浪完了以后大概涨了十几倍的时候刚好到了非典的时候,非典的时候觉得香港不错,于是在非典之后介入到香港去。香港这一段时间比国内涨的好,在这段时间部分资金在进入到国内,没有全部进来,这是一个跨度七八年的时间,就是我们在国内国外,这样的话做一个宏观的布局。其中有个客户比如说一百万的应该是到五个亿属于这种,不是所有的客户,有的客户中途就想撤了,这种思路是这样形成过来的,所以我们是2014年成立新的公司以后就采取一些宏观的策略这样一种方式。
 
  这是去年我们的基金里面采取的一个策略是人民币疯狂贬值,以人民币标价的金银肯定是要暴涨,而且银比金跌幅更狠,所以买了一些白银为主。所以在国庆节的时候市场上暴跌,我们当时也没怎么动。但是慢慢到后来元旦之后就逐步退出这个市场,因为人民币开始掉头,所以这个战役就算结束了。
 
  三、宏观对冲策略的必然走向。
 
  这个走向很简单,这个图是美国的资产管理公司的规模,都是万亿级的。对冲基金排名是千亿级的,最大的桥水说是1200的也有,说是1500的也有。我国的私募基金规模9月份应该是10万亿,但是其中股权6.5,2.2是证券,证券里面有多少对冲基金我们不知道。在2015年的时候有一个报告说我们的对冲基金是8000多亿,我觉得这个数字应该很不准确。宏观对冲基金可能规模就更少了。机构投资者比例我国低于1/4,香港大于60%,欧美大于80%。
 
  未来的路一定是机构取代散户、多策略、多市场取代单市场、单策略,而且在全球范围内,跟美国相媲美的资金市场我觉得也只有中国了。我们对宏观策略的定位是跨市场、多品种、多种工具组合,寻找价值洼地,以实现低风险、高收益。(郑奋鹏)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