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当前位置: 主页 > 红移视点 >

骑士资本陨落风险探究

时间:2012-09-07 08:58

TAG 标签: 胜率差 算法交易 套利 量化投资 对冲

——红移投资视野:算法交易也被称为自动交易、黑匣交易、无人值守交易,是使用计算机来确定订单最佳的执行路径、执行时间、执行价格以及执行的数量一种交易方法,其核心是不通过人的主观判断而是以算法的数学计算来决定买卖的时间、价格和数量。其中的风险因素同样不可忽略,这是新金融技术设计过程中要重点提前预案的一个层面。

  

在《终结者》系列电影中,天网是一个人类于20世纪后期创造的以计算机为基础的人工智能防御系统,最初是研究用于军事的发展。我们此前曾在“BATS:金融战的牺牲品”一文中写道,这种高科技战争如今正在我们身边的交易终端上不断上演。

BATS三月份IPO时,股价在900毫秒的时间内从16美元跌至仅几美分,最后被迫取消上市,声誉遭到重大损失。而本文的主角骑士资本周三遭遇交易故障,亏损4.4亿美元,周三收盘跌33%,周四收盘股价跌63%,周四盘后跌14%,面临破产风险。BATS是全美最大的交易平台之一,而骑士资本则是全美最大的做市商之一。之所以把两者放在一块说是因为这两家企业都声称导致重大损失的交易故障的原因是“软件故障”,然而不同的是,BATS的股价受到了外部交易程序的干扰,而骑士资本更像是自己搞砸了程序所致。
 
异动
 
 
8月1日周三,在美国股市开盘后,上午9点半至10点15分的45分钟内,纽交所的许多交易员感到有些地方不对劲,上百只股票出现剧烈波动。
 
美国最大的一家股票做市商骑士资本不久后发表声明说,该公司的做市部门出现交易技术问题,影响了纽交所约150只股票。骑士资本告诉客户去其他地方执行交易。
 
骑士资本是一家从事做市,电子下单,机构销售以及交易的公司,是全美最大的做市商之一。骑士资本通过做市为1万9千多支在美国上市股票提供顺畅的交易服务。2011年骑士资本是全美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交易所零售股票交易业务中排名第一的做市商, 其交易量占纽交所的17.3%,占纳斯达克的16.9%。
 
纽交所在当天的审核后发布声明,表示检查了148只股票的交易,最后共有了6只股票的相关交易被取消(6只股票中还包括一只中概股,中国脐带血库企业集团(NYSE: CO) ),剩余142只股票的交易被认可。以下是纽交所的声明,该声明表示这一决定不能上诉。
 
巨亏
 
骑士资本在8月2日发布声明,称周三的交易故障导致税前亏损4.4亿美元。骑士资本表示这一问题与安装的交易软件有关,导致骑士资本向市场发出了许多针对纽交所股票的错误报价。这一软件已被清除出企业的系统。骑士资本还表示客户并未因这些错误报价而受损,这一软件的问题也局限在对纽交所部分上市企业股票的交易中。
 
骑士资本可谓是屋漏偏遭连夜雨,今年Facebook上市的时候,骑士资本的名字也多次出现在新闻版面上,这家公司因为纳斯达克的技术故障而在Facebook的交易中损失了3540万美元。在此次巨亏后,骑士资本面临一系列困局,股价暴跌、客户撤离、评级下调,骑士资本已经向摩根大通求助,寻求紧急借款并竭力寻求融资以避免破产困局。
 
始末
 
导致骑士资本陷入绝境的导火索是一个“发了疯”的交易程序。
 
ZH:我们都知道交易股票应该低买高卖,起码正常的交易员都是这么理解的并且这么做的,反过来做的话那就是在亏钱。而据Nanex的分析,这正是骑士资本那个疯狂的交易程序所做的。换句话说,作为做市商角色的骑士资本,其交易程序所发出的报价并非是通过限价交易为市场提供流动性,而更像是市价指令。作为做市商,其通过向市场提供流动性获益,即设置在买入价和卖出价的限价指令。而骑士资本的交易程序做的完全相反,他实际上在吸收流动性并为此付费,尽管这一流动性导致的是亏损而非收益。
 
Nanex对纽交所提供的Exelon Corporation(EXC)的交易报告做了分析,通过对这一受影响的股票交易进行研究,展示出骑士资本的“疯狂”交易程序是如何进行操作的。
 
1.下图是是EXC的1秒为间隔的交易图。图中的圆圈是发生的交易,蓝点是纽交所的买入价和卖出价,这些价格大部分被连接这些交易的灰色线所覆盖。
 
 
2.下图是放大后的27秒交易数据。在这张图里,连接交易的灰色线更加清楚,纽交所的买入/卖出价是蓝色的阴影区域(阴影区的底部是买入价,而顶部是卖出价)。
 
3.下图是放大后1毫秒间隔图,我们可以看到一秒钟的数据中包含了39笔交易。注意这些交易是如何从买入价到卖出价之间来回执行的。这就像是一个人在卖出价买入,随后在10豪秒后又在买入价卖出,并不断重复。这意味着损失了买入和卖出价之间的溢价。在EXC的案例中,这意味着每笔交易亏损约15美分。该交易每秒执行40次,每分钟2400次,这显然是个很有效率的烧钱程序。
 
正如Nanex所分析的,该程序高买低卖,并不断重复。而由于骑士资本这一“疯狂”程序所导致的交易逻辑混乱,当日很多的股票交易都出现了异常,推高了股价,因为在这一程序下,股价越高,该程序就越有动力继续买入推高股价。这就解释了为何不仅交易量飙升,而且股价也随之走高,如中国脐带血库(CO)暴涨了数百个百分点。
 
而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这既非误操作(fat finger)也非一笔交易覆盖所有报价触发熔断机制的错误交易程序,而是一个缓慢的有条不紊发生的交易,这并不符合当前SEC的报价取消规则,因此没有理由取消骑士资本“疯狂”程序导致的这些交易。
 
简而言之,周三是骑士资本做市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竞争
 
尽管骑士资本属于自作孽不可活,但这一“疯狂”交易程序出现背后的原因却值得深究。
 
财富杂志:这绝非巧合,骑士资本电脑程序出问题的当天,纽交所启动了一个新的交易系统,意在同骑士资本这样的做市商竞争。
 
在过去5年里,对投资者交易场所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此前投资者一般在纽交所的系统交易。最近几年,许多的交易流向骑士资本及其主要竞争对手Citadel, Citigroup或UBS的交易系统,这些做市商对投资者的报价与其他数百万报价进行撮合。
 
这一趋势还在加速。在2009年,大约15%的交易发生在纽交所之外,而如今纽交所上市公司股票的交易约1/3在纽交所外进行。
 
如骑士资本,该企业向经济商付款以获得所谓的报价流(order flow)。它也承诺个人投资者可以获得比交易所更好一些的价格。这些股票的交易随后进入骑士的系统,该系统通过高频交易程序计算如何从公司买入的这些报价中获利。
 
一些人表示做市商确实提供了服务,投资者获得了更好的价格。也有一些人表示骑士资本和其他做市商利用了获得了客户报价并从中获利。毫无疑问,骑士资本和其他做市商确实找到了如何从个人投资者的报价中获利的方式。Nanex估计做市商在过去7年里通过这种方式获利50亿美元。
 
在周三,纽交所启动了名为Retail Liquidity Program的计算机驱动的交易系统。纽交所希望通过这一与做市商类似的系统来夺回客户。尽管骑士资本并未透露其“疯狂”程序的出现是否与纽交所的新交易系统有关,但很明显,出问题的股票交易全部集中在纽交所。很可能是骑士资本试图升级自己的程序以战胜纽交所的新系统。但骑士资本搞砸了。
 
紊乱
 
尽管从理论上看,投资者应该能从这种竞争中获益,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交易。然而,正如此前在BATS案例中所分析的那样,在这种高度的科技竞争的“天网”下,完成交易的可怕速度和毫无意义的价格让市场变得越发不稳定了。大量中小投资者面临由于技术劣势而处于不利地位的尴尬境地,甚至连大型机构投资者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人利用这一优势与其对赌。大型机构转向黑池(Dark pools)或Internalization这样的大额交易平台来避免这一风险,但遇到了更多其他的问题。而对于个人投资者,恐怕就只有退出市场的办法了。这也许能解释为何美国股市交易量持续走低。(文 / xiaopi)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