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当前位置: 主页 > 红移视点 >

黑箱投资究竟有多黑

时间:2012-06-28 08:55

TAG 标签: 胜率差 算法交易 套利 量化投资 对冲 红移投资

——红移投资视野:算法交易也被称为自动交易、黑匣交易、无人值守交易,是使用计算机来确定订单最佳的执行路径、执行时间、执行价格以及执行的数量一种交易方法,其核心是不通过人的主观判断而是以算法的数学计算来决定买卖的时间、价格和数量。

 

  对于别人所说的“黑箱投资”和其中所隐含的贬义,西蒙斯不以为然。人们把量化投资方法叫黑箱投资主要出于三个原因。其一,大部分的量化投资基金都非常注意保密,因为它们的数学公式就是它们的命根子。如果告诉别人,这就像一个常常到密林的同一个角落采集珍贵蘑菇的人把这个地方告诉了别人,别人抢先挖走了蘑菇,而他自己只能喝雨水。所以,蘑菇在哪里,这是谁都不可以说的秘密。西蒙斯自己的复兴技术公司前两年就曾通过法律手段追杀从该公司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工作的两位博士,原因也是为了防止公司的秘密外泄,不过这个故事我们留到后面再细说。其二,很多人都认为所有的量化投资公司都采用非常复杂的数学公式来进行投资,因为量化基金里面似乎到处都是像西蒙斯这样的,可以轻松出入十维空间的江湖异人。其实,也有相当多的量化基金采用相对简单的数学公式,只用一两行就能解释清楚。许多量化基金的复杂也许在于它的科技:电脑系统、通信技术、电子交易手段等。这个关于交易技术的问题非常关键,我们也将专门花一章的篇幅介绍,这里按下不表。就连西蒙斯自己也提到,大奖章基金所用的数学都是很简单的数学,远远达不到陈-西蒙斯理论那样的难度。其三,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依靠对技术型数据的研究分析来进行投资的行为是和使用占星术来预测个人的运程或者预测金融价格的走势很类似的。占星术的结论(或者说谶语)是如何来的?还不是黑箱!而且是毫无科学依据的、遮人眼目的黑箱。

  所以,很多人把采用量化投资方法的基金都叫黑箱,因为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药。在黑箱里面,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则尤其“黑”,因为除了公司内部的工作人员和一些过去的工作人员之外,外界很少有人知道大奖章的投资策略。其他的基金一般要向投资人披露一些关于投资策略和流程的信息,但是大奖章在成立之后的20年间基本上什么都没说过。一个大奖章的长期投资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到有关西蒙斯投资策略的问题,他先是支支吾吾,因为他也说不出什么,他接着说道:“我们相信吉姆,因为他是个聪明人。正因为这一点,我们才能放心让复兴技术公司的电脑拿着我们的钱去投资。”这番话听上去也许有些令人担忧:如果投资人对他们的投资管理人所抱的态度都和上面那位类似的话,那么投资管理人就有很大的空间来采取各种欺骗的手段,金融行业中这样的例子从金融成为一个正式的行业开始到今天比比皆是。也正是这个原因,在2009年麦道夫丑闻揭露之后,有些人指称西蒙斯的大奖章基金就是下一个麦道夫。但是,即便西蒙斯是下一个麦道夫的话,他也不会像麦道夫那样伤害到普通的投资人,因为大奖章基金已经退回了外界投资人的所有投资,剩下的大约50亿美元的本金都是西蒙斯自己和复兴技术公司内部员工的钱。用自己的钱来欺骗自己,这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外界对行事诡秘的西蒙斯和复兴技术公司没有各种正面或者负面的揣测,尤其是负面的揣测。 

  麦道夫是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前主席,他通过庞氏骗局骗取投资人高达650亿美元的资产,号称有史以来最大的单人金融骗子。2009年6月被判处150年监禁。

  对于量化基金这个所谓的“黑箱”究竟有多黑的问题,西蒙斯回答说:“那些著名的投资人究竟如何投资的过程其实对谁来说都是个谜。我们量化基金的投资方式和任何一个凭借基本面分析判断进行投资的方式相比并不是更为神秘。很大程度上来讲,我们的投资方式倒更为清晰透明,因为这些都是能够在电脑上编程处理的。”他最后又加了一句:“反正,对我们来说,量化投资并不神秘。”

  数学教授们

  还是转回我们的故事吧。

  1988年3月,西蒙斯成立了基金管理公司复兴技术公司,该公司管理的基金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大奖章基金。公司开张前后有三个重要的人物对公司的长期发展产生很大影响:里昂纳多·鲍姆,亨利·劳佛,以及前面已经提到过的数学家詹姆斯·埃克斯。这三个人都不是无名之辈。

  鲍姆是西蒙斯在国防分析研究院当密码破译员时的同事,在统计学中有一个算法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叫鲍姆-威尔士算法,这种算法可以确定某种不可确知的变量出现的概率,被广泛应用于生物、语音辨别和统计学上面。举个投资的例子来说吧,假定在“正常情况”下,欧元兑美元的汇率背后有一种神秘力量在推动,这个神秘力量使汇率有两种潜在的变动趋势:向上,或者向下。“正常情况”的意思是指没有比较特殊的、小概率突发事件发生,比方说美国突然要接管某家大银行,或者欧洲某国首脑突然宣布辞职,诸如此类的事情。但是我们无法确切地知道神秘力量究竟到底是在向上推还是向下推,因为我们只能看到实际汇率的升降,而实际汇率的变动既包含了神秘力量所带来的影响,也包含了很多其他因素所带来的影响。所以即便实际汇率升了,我们也不能断定神秘力量在往上推。我们只能判断说,往上推的可能性大一些。鲍姆—威尔士算法可以根据各种过去发生的事件来推断目前神秘力量在往上推的概率有多大。如果这种判断的准确性超过一定水平的话,它就可以被用来交易了。因为各种其他因素的影响可能是随机的,过一段时间可以互相抵消;但是如果能够比较准确地判断神秘力量向上或者向下推的可能性的话,你可以按照这种判断来交易:向上推的可能性大就买入,向下推的可能性大就抛出。这样虽说不能每笔交易赚钱,但是过一段时间以后平均就能赚钱,也就是说,从统计的角度来看,你的交易是可以套利的。

  业内通常将这个汇率称为“电缆”,它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都是全球最重要的汇率。1867年英美之间的第一条海底电缆开通,两地的汇率通过电缆来更新,这个汇率因此得名。

  西蒙斯当年觉得可以把鲍姆的算法用到外汇交易上来盈利,所以他央求老同事给他帮忙。西蒙斯曾经说:“当我把鲍姆说通之后,我就知道我们能编出交易模型来。”鲍姆将模型编好之后交给了西蒙斯。其实,当时鲍姆自己也在交易外汇,但是他用的不是模型,而是西蒙斯准备放弃的基本面法。西蒙斯开始使用鲍姆的模型之后几乎屡战屡胜,用俗话说,天天都用麻袋往回拉钱。当年正值撒切尔夫人当政,美元兑英镑的汇率是大家打猎的好战场,每天大家都赌英镑是升还是跌。那时的很长一段时间美元都持续下滑,英镑持续上涨,“电缆”的走势似乎只有一个方向,所以赚钱很容易,谁会用什么数学模型?连为西蒙斯编写了模型的鲍姆都不用。

  但是西蒙斯会。很可能他当时就认定自己作为一个科学家来进行量化投资的比较优势吧——要成功,必须寻找到自己有比较优势的方向,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西蒙斯同时还邀来了此前同在石溪大学数学系任教的埃克斯加盟,对鲍姆的模型进行加工。埃克斯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他在数学的数论学和几何学中都有建树,有几个定理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埃克斯的儿子谈起他父亲的时候说:“他有着能从金融数据里面发现规律的特殊能力。金融行业里的人有些觉得这很神奇,有些则认为这纯粹是无稽之谈。”别忘了,那个时候还很少有人凭借数字上的规律,或者说量化的手段来投资,所以埃克斯的方法在当年还是很超前的。他和西蒙斯同时在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获得数学博士学位,后来被西蒙斯挖到了石溪大学,8年以后又跟着西蒙斯跳出象牙塔在投资上试牛刀。埃克斯将鲍姆的模型用在外汇之外的其他投资工具上,发现模型不仅仅能在外汇上赚钱,也可以在其他商品期货交易中赚钱:小麦、原油什么的,都行。西蒙斯和埃克斯成立了一家公司,叫埃克斯有限公司,由埃克斯操刀。埃克斯这个人虽说很聪明,但是脾气有些大,他和西蒙斯关系好的时候两个人觉得天下没有他们做不了的事情,但是关系不好的时候两个人几乎能刀枪相见。在复兴技术公司成立、大奖章诞生前的几年之中,埃克斯不断对鲍姆的模型进行改进,他还开始对各种金融价格之间的关联关系进行研究,试图找到获利的规律。西蒙斯和埃克斯都曾经透露过,他们的模型其实并不复杂,但是非常有效。1985年,埃克斯离婚,分手的过程很不顺利。他和西蒙斯达成协议,他搬到阳光灿烂的加州继续通过埃克斯有限公司从事投资,这样他也可以在投资之余花时间从事他热衷的帆船运动,忘掉不痛快的过去。

  埃克斯有限公司的投资成绩不错,开始有外界的钱想投进来。1988年3月,西蒙斯和埃克斯的复兴技术公司和大奖章基金鸣锣开张,专门投资各类期货,与此同时林姆若伊基金也关门了。复兴技术公司的地址不在金融界聚集的华尔街,而是在石溪大学的边上。当时公司租用的正是石溪大学类似创业园一类的办公室。为什么公司叫复兴技术公司原因不详,但是“复兴”听上去很吉利。他们管理的基金叫大奖章基金是源于西蒙斯和埃克斯得到的数学奖章。1976年,西蒙斯获得了美国数学学会5年一度颁发的维布伦奖,1967年埃克斯也曾获得过美国数学学会在数论方面设的5年一度的科尔奖,这都是全球数学界顶尖的奖项。

  开张第一年,大奖章基金赚了88%,不好,也不坏。但是1989年起模型似乎开始罢工,从年初到4月,大奖章赔了30%的钱。这时候西蒙斯和埃克斯的意见相左,两个人虽然没有拔刀相见,但是据说都已经分别找了律师,要在法庭上分高下。西蒙斯觉得模型有问题,要停止交易。埃克斯则认为这是正常的亏损,要勇往直前。后来还是埃克斯在过去的领导面前做了让步,退出了决斗。埃克斯后来写过一个剧本,发表过不少诗歌,当然,最多的时间还是花在他所热爱的数学研究上,在2006年去世之前他都是在研究量子物理的数学基础问题。

  西蒙斯和埃克斯分道扬镳,请来了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学教授劳佛来为公司的数学模型继续诊断和手术。劳佛和西蒙斯花了6个月的时间苦思冥想,最后决定将过去模型中的有关宏观经济数据的部分完全剔除,只留下技术性的数据。同时,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短线的交易时间上。这应该算是大奖章基金的“遵义会议”,当时制定的投资战略被保留至今,是大奖章基金长盛不衰的立命之本。劳佛于1991年全职加入了复兴技术公司,至今仍然是公司的研究部负责人。
 

------分隔线----------------------------